難得 Delay 那麼久,坐 Regional Flight 也能看完一齣電影。這刻很睏,明天還要早起,但還是想寫寫這齣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一齣想看很久的電影,可是待下畫我還是沒時間去看。這是與十年同期在香港引起很大討論和注視的電影。

  1. 這不是普通一齣去脈絡的青春電影。它裡面有很多與香港回歸的符號和線索。
  2. 它談的不是/不僅是個人夢想,而是在整個大環境,社會裡,夢仍否可能,它固然有個人追求的夢的成份,但它似乎有意地呈現社會性的一面。
  3. (劇透)最後,尋夢者過生了,但其他人接力尋夢,那裡面想說些甚麼?它沒有應許尋夢者得夢,但它似乎想說一些東西。
  4. 它影射大家以為回歸後會很好。
  5. 它似乎在批判九十年代末期回歸前後一切向錢向機遇看的那段時代。
  6. 它觸及移民的話題。那是九七前後和最近一再纏繞香港這一代的問題。「我應否移民?這城市還有希望嗎?還有造夢的可能嗎?」
  7. 嘗試將之與《十年》平衡對讀。《十年》反映的是這個時代這一代人對未來的恐懼,《哪一天我們會飛》反映的是這個時代這一個人對未來的失落。前者將政治實況、中港矛盾等一一都赤裸裸地呈現出來,而後者就是含蓄地去將之呈現在看似唯美青春的劇情入面,但兩者其實皆指向這個人的憂鬱。後者說要相信這城市仍會有想象,仍有可能,前者就是說若不想看到電影裡的出現,就齊來做些東西,兩者其實互相呼應著。
  8. 這兩齣電影代表的並不僅是作者/編者/導演想表達的東西。而是為何這些東西,這個時候會hit,這個時候會引起普遍人的關注。它就應該是具備了一些時代性,在說一些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