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你)必須要拍翼掙扎
長空中往返
飛出生天//

又是執拾行裝準備出發的時候,來個短短的、屬於自己一個的旅行。

人生永遠是在鐘擺之間,人就是這樣的矛盾。想衝動的訂機票青旅來個旅行,但訂好以後又覺得疲倦,好像躲在房裡睡覺最舒服;有時會嚮往獨遊的自由自在,有時又會忍受不了寂寞直感獨遊的孤單。張力,無處不在,而當中的那個就是自己。

有時候會追問旅行的意義,有時候其實就是不知意義才問意義,可以隨手拿來很多看似文青又是浪漫蕭灑的理由,但更坦白的可能只是乾脆一句,我不知道,或者更倒映自己。

出走,是對現況的不安分,不滿足於當下這刻,但誰又告訴你出走就能解脫,這樣的出走是永無止境的。到頭來只是四處亂走而不知身在何處。

人好像總是有一種儲貼紙的癮,就如同小時候喜歡在功課本上收集到貼紙一樣,好像要把所有地方都去一遍,但其實,可能跟幼稚園時候的我們一樣。

有時候,一切就像一條方程式。到歐洲的城市,大概就是舊城區、教堂、城堡、博物館,穿插著青旅、地鐵、電車、巴士、超級市場,是的,若讀歷史,每地都會加添重量,但若流於表面,確是如此一樣。且又豈能如此脫俗,每到一地也熟讀背後歷史,只是一個凡人。

我們渴望熟悉,又渴望陌生。我們慣於以熟悉的方法到處遊走,但其實也只是在繞圈。我們期望突破,期待未知,但其實有時候熟悉從來不存在,全都是陌生,哪裡都是陌生,我們就只是在這陌生的世界遊走。此地、那地,也是那地、此地。

人其實究竟渴望移動,還是渴望停留的呢

人總是不安分
但人又總是渴望能有一處可以停留 可以懶洋洋 呈現那個最真實的自己

這些問題可能永遠也沒有答案的
只是人又喜歡問問題
那是人的本性而已 如果有

2018.01.18 00:49 @Medicinaregatan, Gothenbu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