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刻的我,身在前往 Vaxjo 的火車上,窗外下著微雨,天陰陰的。天氣不似預期,但我還是開展了這一趟旅程。

這次旅程,坦白說,有點來得沖忙,上星期日決定了要來這個地方,星期一確定下星期不用 Present 後,就找朋友訂火車票,然後在今天,星期五出發。一反平日思前想後的習性,這次有一點 Emotional Driven ,很青春的來趟想走就走的旅程那樣。

平日的旅行,總會在腦裡有很多的預演,各式各樣的旅遊網站、博客,彷彿已為你提供了指南,一切都是經驗的反覆與再制,略有不同,或如雞尾酒般東挑一個西選一個,但萬變不離其宗,大概也想到是甚麼回事。加上即使文化脈絡、人們個性、歷史背景很不同,大城市大抵有一套共通的生活語言,只要你身處的地方有地鐵,而你知道你住在哪個站,你的迷路也永遠有個限度,就是城市空間的邏輯也不會相差太遠,你很快能在當中適應。你未必能在短時間接觸到那文化底蘊,但生存不會是個問題。最低限度的一卡在手,世界通行,現代人幾乎都可以被這環境泡泡所保護著,全球化越是旺盛,環遊世界就越不是一個難事,是好是壞,就看你是哪種旅者,而我呢,我從不否認我是個沒甚麼安全感的人,所以我會是百科全書,所有機票、旅遊保險、各樣有可能發生的事的細則我也會通通看過,每事的發生也會有Plan A 、B、C去一步一步處理,好像每次都是最冷靜的那個人那樣。(當然,這也可能是個職業病,當太多責任纏身,你覺得你每個決定也有可能影響深遠的時候,你就只能當個資料焚化爐,全部生吞,以便不時之需。是的,Exchange 終於可以放低所有責任了。)

不過這次是個例外。

沒有細思,也沒有作甚麼資料搜集,一趟想走便走的旅程,返樸歸真,又或是難聽過粗口的返老還童,很青春的來一次 Unplanned Trip。

人在異地,當一個沒垠的交流生,四處飄蕩,輕浮浮的,其實有時候真的會 Homesick ,想念那些習以為常的生活(天啊,你在香港的時候不是這樣說的啊,你很想很想逃脫那些沉重得不能呼吸的責任)。獨自在外,是會孤單的,有時候會存在感沒影。此刻的我在這裡,下刻的我會在何方,深切地感受到那種現代,人的流動性增加,甚麼都可能,變幻無常,而你無法踏穩你所站在的那塊磚頭,當然有磚頭可踏已是幸福,更多的是輕不著地。你身處宇宙中,四周無人,也無處立足,也沒有導聲的空氣,你也失語了。這是現代。

我開始發現我可能是個社群主義者。人是 relational being,人活在社群中,或者轉個說法,人被一個一個人連成的關系網去承托。當我們述說自己的身份的時候,盡管會用很多與關系無關的東西去形容自己,如學生,如愛讀書的人等等,但這些這些可能都不是第一重要的。我們是在一段又一段的關系裡面去建立自己,也是在當中去創造自己的意義。(我幾乎可以說出生命中的每個重要朋友 Important Others 對我的影響是甚麼。)倘若世界沒有人,那不會是一個可欲的世界,你不會想在那個世界生活。(我知我這樣的人是做不了偉大的太空人。)

瑞典真是一個思考人生的好地方。時間、地點、人物等等都很適合。不過人也許真的不會好端端的去思考人生。會的,不過不致於那樣切身到肉吧。

怎也好,我相信當這趟一年的旅程完結,我會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我會既老了,又青春了的!當然後者更為重要!養尊處優,或許黑眼圈少了,皮膚好了,靚仔了,但也許又會肥了,希望好的通通都來,壞的通通也走。哈哈,想得太美好。不過我的自信好像從來來自自己的腦袋,外表這些東西,只是 Bonus,你讚我不介意,不要以此定義我就好了。有一種型,有一種魅力,是合上眼也能看到的,是思想的魅力。(大笑!)看不到的是否FF的型… 要把話說清楚,好好區分啊。不過心靈與頭腦遠比外表重要,的確是真的。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吧,所以也經常懶理自己的外表,雖然拜托爸媽的基因,總算有揮霍的本錢,可以不怎樣理還算過得去。(是的,人獨自在外,真的需要多少的自戀,去告訴自己很有價值。)(別為你的自戀找借口吧!記得古希臘的一個故事嗎,那個人太自戀,對著河日照夜照自己的樣子,結果因為太愛自己的樣子,掉了下河,浸死了!再自戀一點,真的浸死你啊!)

距離目的地還有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

這次旅程,其實還有一樣怕的。跟往時的獨遊不同,這次是 Homestay,會寄居朋友的宿舍裡面。由細到大都太怕麻煩到人了,永遠是個 helper offering helps,卻很不習慣 been helped 去 ask for help。再加上除了 Ken 認識得算比較耐的,其他都只是兩天之緣。真的很怕麻煩了他們,阻礙了他們本身要做的事。還有就是會怕尷尬,怕自己會成為一個很煩的人。這個怕真的是性格所致,但又不知何解有這樣的性格,一直努力做的就是讓身邊的人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但去讓自己去麻煩人又實在是太難的事,這是種學習。

不過見到他們其實是開心的。很Friendly,很簡單的快樂。直覺都是很好的人。有點期待見到他們,又有點怕麻煩到他們。哈哈,真矛盾。不過矛盾原是人生,我們從來也就是在各樣張力中真切地感受到人生的實在。

有點急不及待見到他們,又有點怕陌生的怕。

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到達 Vaxjo 了,是時候讓自己休息一下。不打字了。

旅途,待續。

孤單,但不至寂寞。
讓自己的每一個情緒優美的流動著。

2017.09.08 12:02
在往 Vaxjo 的火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