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 Exchange 一個多月的時間,如果要簡單總括,認識得最多其實不是這個地方,反而是自己,是自己的感覺。這個月來,好像就是在濃縮地感受各式各樣的感覺,就是很短時間內,去體驗那些新的、從來沒經驗過的感覺,然後好像又多了很多份明白。老師說得對的,不知何解會記得 Year 1 老師說的這句,有機會一定要嘗試當一下文化少數(Cultural Minority)生活一段時間。我漸漸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有時候就是這樣的,當你收集的感覺越來越多的時候,你或者越能「明白」(或是想像)到別人的感覺。

前一兩年,我很多朋友去了 Exchange,那個時候的我不知何解他們好像 Post 多了很多 Snapchat 和 IG Stories,好像他們從來都不是在網上那麼活躍的,不是很依賴社交媒體的那些人,突然間他們可以每日有數十個 Updates,好像在直播他們的生活那樣。那時候沒特別地思考下去,但好像就是有這個現象(會讀點點 Media Studies 的人對這些總會有些敏感)。但我想,現在的我彷彿明白了。雖然我有時候還是覺得自己 Post 那些沒甚營養沒甚內容的東西很無聊,會自嘲取笑自己,然後用某些 Liquid Modernity 的東西來笑自己逃不出時代,但其實又不是這樣的,經歷過就會明白。那些看似無聊沒甚內容的東西,有時候對人來說是會有某種的作用的,雖然我有時還是會受不了它的膚淺,作很多畫蛇添足,硬要故作清高的將之昇華,但其實沒甚麼 High Culture、Low Culture 之分,at its end, it is the same.

我也好像漸漸明白了,Exchange 回來的朋友,談起 Exchange 經歷,去到某些位總會有點欲言欲止,輕描淡寫,然後左一句「你去了就會明白」、右一句「當中是有各式各樣的東西的,不過我會記著那些」,好像也開始明白了。

好像開始明白了的,又不止那麼少。我好像開始明白了為何有部分老師特別愛做移民研究。我好像開始明白多了那些 International Students 在香港生活的感受,當然在瑞典其實已經是很幸福,這邊人的英文比香港好很多,真的好很多。

這些這些,我想對我來說,是會有影響的。

我想我大概會對 international students、新移民和居港的外國人好點,主動 r 下水吹,去 offer helping hands,問候多一兩句,對他們時多點笑容。其實又不是從前對他們不好,而是你經歷過後就會明白,你稍微對他們好多一點點,隨時可以讓他們快樂幾天的了,而且也不要怕當主動的那一個,他們遠比你不知怎樣開口,來到陌生的環境,遠比你怕不多,當那裡是你的主場時,你還怕甚麼。那些對你來說習以為常很容易不用用腦的事,他們每天都在學習,每天都不能像你如發夢那般自動波地生活。你的小小幫忙,已幫了他們很多。對他們友善點,因為路的走來已經很不容易。

然後,會想起很多香港的 Minority。真的,當你做過 Minority 之後,那就會不再一樣的了。

這樣並不是說,當你收集的感覺越來越多的時候,你真的能明白別人的感覺。那其實依然是不能夠的,每個人的感覺永遠是 Particular 和 Unique 的,從來沒有人感覺到別人的感覺,總是覺得那些說能夠的人其實很自我,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和故事都不同,又何能談上能體會到別人的感覺,to some extent,每個人可能真的是活在一個 isolated container 裡面,你說的符號和他說的符號其實從來代表不同的意思,可能從來所有的溝通都是 illusion,每個人都是絕對無可救藥的孤獨。只是,有時候,當你收集的感覺多了,你會多了一些想像力,而剛巧,大家也至少 in a minimal level, 都是 homo sapiens,DNA 也有 99.99% 一樣,碰巧都懂一套大家或能互相明白一點的符號,可能讓大家能勉強溝通一下,或者能讓大家互相感覺良好一點,雖然也許其實從來沒有互相明白,但至少感覺良好一點,也是有意義的事。那是兩個無故被拋擲到這個宇宙有意識的東西,互相感覺良好一點,當然是有意思的啦。是的,那種感覺良好也可能是 illusion,不過那就信住先,且信且懷疑,人生就是這樣過。

多了同理心,是好事,總是覺得世界多點同理心,就會不再一樣了。

給自己的話:沉澱、沉澱、再沉澱。

2017.10.04 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