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 香港

回不去了

曾經,我們幻想過在成功爭取後,每年都有機會在這美麗的草地和海邊有著公開課,每年花幾天的時間,讓公民們一起思索我城該怎樣走下去。那是多麼美好。 曾經,我們沒想過幾天後是催淚夜,在地鐵車廂裡,每人凝望著手機上的新聞直播,雙眼泛紅,整片空氣只有凝重、擔憂和沉默。 兩年,已回不去了,但有時候,我還是活在那個時候。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我城 香港

其實我在乎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我們不必要求自己隨時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是不必要的嚴苛;我們也不應期望僅憑一人之力便可於旦夕之間搖動體制,那是過度的自負。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改變我們的信念和行動。因爲我們在世界之中,只要我們做對的事,過好的生活,世界就會不同。這包括活得真誠正直,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拒絕謊言拒絕墮落,關心身邊的人,珍惜美好的事物,參與公共事務。當愈來愈多人以這樣的方式生活,愈來愈多人見到這種生活的好,新的文化就會形成,公民社會就有生機,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
詩語

變幻原是永恆

倘若每天認真地看待那個叫作「香港」的地方的新聞,真的會人都癲的 窗外景物依舊,但你就是知道一切也在改變中 在那個唯一可稱作家的城市,你對她越來越陌生 旅行到他方,還是有個限期,降落的一刻,你就知道自己到家了 但在這裡,你知道自己已回不去了 或者,曾經的香港實在是太多機緣而成 那個小小的地方,住了好幾百萬人 成了世界一流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物流中心 裡面有著世界最高質素的醫療系統和公共運輸系統 享有世界最好的法治、最廉潔的政府、高度的自由 這一切都是幸運而成,就是剛巧身處這樣的地緣政治格局,位處這個位置 從來沒有甚麼是不能改變的 變幻原是永恆 可能我們這一代或就是要看著她衰落 不甘,是有的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

難得 Delay 那麼久,坐 Regional Flight 也能看完一齣電影。這刻很睏,明天還要早起,但還是想寫寫這齣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一齣想看很久的電影,可是待下畫我還是沒時間去看。這是與十年同期在香港引起很大討論和注視的電影。 這不是普通一齣去脈絡的青春電影。它裡面有很多與香港回歸的符號和線索。 它談的不是/不僅是個人夢想,而是在整個大環境,社會裡,夢仍否可能,它固然有個人追求的夢的成份,但它似乎有意地呈現社會性的一面。 (劇透)最後,尋夢者過生了,但其他人接力尋夢,那裡面想說些甚麼?它沒有應許尋夢者得夢,但它似乎想說一些東西。 它影射大家以為回歸後會很好。 它似乎在批判九十年代末期回歸前後一切向錢向機遇看的那段時代。 它觸及移民的話題。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
2015 台北

更美好的香港

來了台灣十二日,坦白說我愛上了這個地方,就如小王子跟狐狸般,那樣的凝視與對望使你跟這個地方產生了感情。這裡風景很美,自然的、人文的。或許,回港以後,我反而會不習慣。 就只是一個多小時的航程,卻來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認識不一樣的人和事。 旅行,使人謙卑。這世界,好像就有另一種生活方式,跟我城不同,卻是可能。 但那樣世界之大,卻使人感覺有根的重,無根的輕。 這裡很美,卻只是場夢,我只是過客,飄過此地,心繫我城。 想起我城,卻只感無力,我猶如過客,排擠在外,不屬那地。 人生啊,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5 台北

有一種活著

去年的九月二十八日,是我生命中不能繞過的傷痕。 如果說,這個旅程過了五天,我暫時最大的發現是甚麼?這是答案。 上每堂課、到每個地方… 那種糾結、那種無力、那種想法和世界觀的paradigm shift... 在張力和黑洞的逃脫 只能是 就固執地當西西弗斯 我鄙視命運我嘲笑命運 你要我臣服 我偏要反抗這枷鎖 你永不會得到我的認可 在無窮張力中 我偏要展現最大的生命力 花定要綻放得最美麗 這樣的活著是美麗的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5 台北

突然想起上次離港

上次離開香港,是去年的十二月。那時候,雨傘運動剛結,金鐘清場不久,我心只感疲倦,因而有種想法,就是很渴望借離港而暫時不理這一切。可是,不理不理還是理,心中擔憂,不知回港之時,香港會否更陌生。那時的我覺得,香港沒再有甚麼是不可能,甚麼也可發生。 接著去了北京,在雨傘陰影下,我們看似正常,照樣玩照樣笑,卻帶著懼怕。我們自我審查自己的言語,沒人敢在公共地方談雨傘運動,時常留意有沒有人跟縱我們,甚至會笑說我們一 checkin,公安就知我們住哪裡,即是在外面,回鄉證裡都有 RFID。我就特意在出發前先把電腦裡相關的一切刪掉。不過,最後甚麼也沒發生。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我城 香港

還沒忘記

乘著地鐵,碰到警察,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複雜 還沒忘記 還記得四個月前,那天是九月二十八日。週末過後,我如常乘地鐵回中大。那段車程卻是多麼的難捱,車廂的臉孔是多麼的沉重,氣氛是凝結了一樣。在車站外,我碰到一個警察,我留下了一句「我沒惡意,我只想跟你說,我們都是香港人來的」。 沒有憎惡,人在機器下總是渺小 人的判斷總不能完全離開所接觸的資訊 但那天,那種感覺 仍然留下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我城 香港

天佑香港

明天以後,馬照跑、舞照跳,港島照樣車水馬龍,一切彷如往日,也彷如隔世 但是否一切就可如往昔 是否一切就可像從沒發生 可以嗎? 可以嗎? 天佑明天,天佑學生,天佑香港。 願明天的清場,沒有人受傷 「許多年後,你仍然會記得2014, 這一年,你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 九月某天,一夜醒來,風起了,世界變了, 你忽爾明白,甚麼叫『成長』……」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