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台北

更美好的香港

來了台灣十二日,坦白說我愛上了這個地方,就如小王子跟狐狸般,那樣的凝視與對望使你跟這個地方產生了感情。這裡風景很美,自然的、人文的。或許,回港以後,我反而會不習慣。 就只是一個多小時的航程,卻來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認識不一樣的人和事。 旅行,使人謙卑。這世界,好像就有另一種生活方式,跟我城不同,卻是可能。 但那樣世界之大,卻使人感覺有根的重,無根的輕。 這裡很美,卻只是場夢,我只是過客,飄過此地,心繫我城。 想起我城,卻只感無力,我猶如過客,排擠在外,不屬那地。 人生啊,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5 台北

每個地方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

這裡是台大附近的一所炒飯店。裡頭的老闆很有趣。起初,他聽我們的口音,以為我們是日本人(想不到我們的不僅是港式國語,還是日式國語),看不懂餐牌,便解釋餐牌給我們聽。後來,他知道我們是香港人,便告訴我們他的故事,他在五十年前在香港念過書,就在中環那裡。那時候,半山還沒有電梯。後來,便到了台灣。他是在大陸那動亂時期,逃離到香港,然後再到台灣的。他現在已經很老了。 我想,每個人的人生其實也可拍成一齣電影。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5 台北

有一種活著

去年的九月二十八日,是我生命中不能繞過的傷痕。 如果說,這個旅程過了五天,我暫時最大的發現是甚麼?這是答案。 上每堂課、到每個地方… 那種糾結、那種無力、那種想法和世界觀的paradigm shift... 在張力和黑洞的逃脫 只能是 就固執地當西西弗斯 我鄙視命運我嘲笑命運 你要我臣服 我偏要反抗這枷鎖 你永不會得到我的認可 在無窮張力中 我偏要展現最大的生命力 花定要綻放得最美麗 這樣的活著是美麗的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5 台北

突然想起上次離港

上次離開香港,是去年的十二月。那時候,雨傘運動剛結,金鐘清場不久,我心只感疲倦,因而有種想法,就是很渴望借離港而暫時不理這一切。可是,不理不理還是理,心中擔憂,不知回港之時,香港會否更陌生。那時的我覺得,香港沒再有甚麼是不可能,甚麼也可發生。 接著去了北京,在雨傘陰影下,我們看似正常,照樣玩照樣笑,卻帶著懼怕。我們自我審查自己的言語,沒人敢在公共地方談雨傘運動,時常留意有沒有人跟縱我們,甚至會笑說我們一 checkin,公安就知我們住哪裡,即是在外面,回鄉證裡都有 RFID。我就特意在出發前先把電腦裡相關的一切刪掉。不過,最後甚麼也沒發生。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