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個北歐的日落就想起香港,天總是灰灰的,太陽是暗淡的,日照的時間很短,看不見半點生機,樹都是禿禿的,總是讓人抑鬱。不過北歐人就是能頂著這樣的天氣,是嚴寒、是冰冷,但撐過以後就是天天都是陽光的好天氣。

寒冬,或者我們會習慣,我們會適應,我們會不再怕冷,我們會習以為常,但每個北歐人還是期待盛夏的來臨。

會有這天的。

或許一切都是循環,東方之珠也會失去光茫,但有天它會再次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