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畢業,最可怕的或許不是你要離開這個校園
而是當你他朝回到這個校園,這個校園已經忘記了你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它不再是你的地方
你成為了老鬼,你成為了那個定必帶著某些原因才踏進這個校園的人
那個日常 那種生活 也必離去
那天 你成為了那個在這裡緬懷青春的人
在訴說往事 有回憶那天那時那刻在這裡做些甚麼
但斷言不再是當下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

你快將成為這個校園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