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地鐵,碰到警察,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
複雜
還沒忘記

還記得四個月前,那天是九月二十八日。週末過後,我如常乘地鐵回中大。那段車程卻是多麼的難捱,車廂的臉孔是多麼的沉重,氣氛是凝結了一樣。在車站外,我碰到一個警察,我留下了一句「我沒惡意,我只想跟你說,我們都是香港人來的」。

沒有憎惡,人在機器下總是渺小
人的判斷總不能完全離開所接觸的資訊

但那天,那種感覺
仍然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