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都市裡人類的生命,看似富裕安穩,實則惶惶然充滿了不可確定的茫然感。不斷自問:下一塊可放牧的水草在哪裡呢?。
.
雖然想安身立命,卻又不能不自我放逐,以求生度日。
.
也就是說,現代都市人不但不能在自己祖父親手栽種的樹下乘涼,也不能在父母生養他的屋裡終老,甚至連自己一家現在居住的屋子,何時必須遷出搬離到另一個屋子、另一個城市、另一個國家(星球),都沒有絲毫把握。
,
人與土地的感情,變得愈來愈薄弱。都市誕生,截斷了人類與土地的絕對依存關係。人與都市的印象,只有不斷複製的柏油路、高架橋、汽車、 地鐵出口、銀行、提款機、電腦螢幕等。
…..
「我們是飄的一代,飄在這個世界。」這是《世界》電影海報上的宣傳 語句。賈樟柯認為,飄一代的說法主要表達了一種「離開」的意思。「飄一代人離開家鄉,離開體制,離開家庭,來到大城市,他們是新移民, 也是我這部電影講述的主題。」
.
如果要以「飄一代」來概括《世界》所描寫的一代人,正如張歷君所說, 賈樟柯的解釋只說對了一半。因為,「飄一代」不單是流離失所的人群, 更是速度的囚徒。
.
-> 繼續移動和飄離根本無法抵達自由之岸。相反,不斷移動的人最終 只會被閉鎖在移動的囚牢之中。
.
維希留指出,在現代都市運輸的包圍中,都市人即便是停留在原地,其實也是不斷在路上。但不管是行駛還是等待,他都與周圍沒有聯繫。他沒有停留之所,被隔絕。他身在那兒,但其實又不在那兒。表面上,人被隔絕在交通工具的鐵匣子裡,但事實上,他被隔絕在速度的世界或「無地」裡,不在任何地方。// 旅行哲學筆記 - 王劍凡
.
過兩天又不知去哪裡了,讀讀從前旅行哲學的筆記。
.
攝於法國尼斯的海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