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吶喊
叫天不呼 叫地不聞
那是地谷深淵之處的吶喊
那是絕望盡頭的吶喊
你看著世界被毀滅
黑暗整整地包圍滲透進你每口呼吸的空氣
那是垂死爭扎的吶喊
或者 那只是自言自語的吶喊
默然地告訴自己
我還未適應
我仍活著
是哀悼

有天
如果有天
她至少像敦煌在博物館裡出現
雖然
那或許
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