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有時候很多東西想寫
但到寫的時候又不知去寫些甚麼

人越大,很多東西越來越不懂說、越不懂寫
太多東西心知,但寫的時候又會自然卻步,刪改越來越多

成熟的代價

當然更多的是已沒能像從前的專心,或是沒有從前的精力,不能一口氣把所有想寫的化作文字
然後你就已經累了,思潮斷了

很多很多的只剩下零碎的思緒在腦邊/腦中飄過

就像現在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