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巴黎是浪漫之都,有人說巴黎是小偷之城,在這些電影與口耳相傳建構的故事以外,我又或者會以另一條線把這些巴黎裡的點連起來。

在巴黎這個最後的晚上,我們走過了馬克區的街道。歐洲的平安夜,如同東亞的年三十晚,那是真的,人凐稀少,大部份商戶也關了。

哪會想到走著走著,突然有一個黑人拿著一盤蛋糕走過來,送給我們作聖誕禮物。原來是一所小小的咖啡店準備關門,店員在回家過聖誕前,把店裡所有賣剩的蛋糕拿出來送給經過的人和旁邊仍未關門店鋪的店員,跟他們說聖誕快樂。不為推廣、不為PR,就是單單在這個平安夜,跟人們分享快樂。我們就在那裡停下來,吃這份蛋糕,我們是第一個收到這份禮物的人,然後看見的是其後一個又一個跟我們一樣,首先是愕然,然後是很開心很快樂地吃那個蛋糕,那個店員也很開心。

這不是個結局決定過程的故事,或者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

在巴黎的幾天,我們住在 Avron 附近的一個小區,Airbnb 的好,是你可以住在 Local 的地方,附近不多遊客,也較安全,晚上也可放心地走。第一天不懂開門,還有鄰居來幫我們,他還確保我們學會開那個特別的鎖才離去。

第一天的晚上,去到小區附近的一所摩咯哥餐廳。或者是少遊客的關係,老闆對我們這些亞洲臉孔特別熱情。他跟我們說了很多摩咯哥菜的故事。你會感覺到他很熱愛自己的文化,對他來說,開餐廳既是謀生,也是為了分享自己的文化。我不懂形容他的熱情,但在點餐的時候,你已會肯定這餐一定是好吃的,或者至少他會把他的最好煮出來。我們叫了主菜,但他送給了我們前菜、輔食、甜品、還送我們茶,那些是他推介我們的,我們沒想過那些他都沒算我們錢(雖然他們的價值加起來應等如兩個主菜)。他最後的一句是回到香港記著要跟其他人分享摩咯哥菜。

還有第二天,那是個驚險的故事。在羅浮宮裡面,我突然發現自己的袋不見了。在驚惶的過後(也是同時),我馬上找職員去問,他指向Assistance的位置,叫我走過去。我跟他們描述了我袋的特徵後,他們叫我等一會,然後有個職員從上層拿了我的袋回來。我翻了翻,我的所有東西還在。原來我安檢後,忘了拿回自己的袋子。失而復得的感覺真好。

關於巴黎,不同人對它有著不同的想像,沒有哪條線是真,沒有哪條線是假,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空經歷了這些這些和這些的故事。它們都是主觀而客觀,城市永遠就是複雜的。可是他們同樣是由人去賦予意義,正如他們也為人賦予意義。在這提心吊膽的幾天,我仍然喜歡這個城市,城市的多元使醜陋以外仍有美的所在,精神緊張以外仍有坦然莞爾的時刻。

2017.12.24 Christmas Eve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