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語言以外,就閉著雙眼,隨著音樂律動
作下一片留白
人用語言、用文字去思考、去為感官、感受賦予意思
但同樣地也可以留下一片沒有符號的空間
留下一個白處
就讓它留在那裡
不去詮釋它 不去 recognize 它的任何意義
它就在這裡
用凝視者的目光去看待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