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吃了幾日 supermarket meal deal / fast food 想吃吃飯?是思鄉?還是想了解一下移民文化?這頓晚飯我去了俗稱倫敦澳牛的唐人街旺記,叫了一個原汁牛腩飯。

那是九十年代香港的感覺,鋪頭的裝修也是的,現在除非是舊區,香港很少餐廳是這樣的了。進來第一句跟你說的是廣東話,而非普通話,大概也是倫敦這個所謂 Chinatown ,其實大部份也是香港移民,那是一個港中張力沒有那麼大的年代。如果是這個二次回歸移民潮再建的 Town,大概叫 Hongkongtown 還是 Chinatown 也可以是一個無數張力的議題。食物是典型的香港味道,價錢不到六鎊,在英國是便宜的,在香港現在其實也是差不多價錢,或者沒有香港近年來的租金壓力,不像香港現在的一切的骰化。他們中英文隨意自由轉 Channel,他們沒有了近年的潮語,卻多了份老一輩人說話的感覺,即使是後生的侍應。他們或者已成功融入英國,卻同時也保留了他們根的香港文化。突然 Year 1 讀 Globalization 的那堆移民理論浮了上面,一一都在眼前出現。他們到底會如何理解他們的身份認同,他們會如何看香港,如何看英國,又會如何看中國;反之香港人會如何看他們,英國人、中國人又會是怎樣看呢?這都是很集體、站得很高的那樣看,那麼,作為個體的他們,他們作為一個文化少數,來到這個地方,那些張力、那些感覺又會是怎樣呢?理解香港,無論對移民(來或去)有甚麼的看法,他們都是我們不能回避的部份,或者,如果在那個年代位處那個社會位置,或者,你我也可能成為他們。

題外話,這條街的中文名譯得很美,將Wardour Street 譯作「華都街」,這樣的翻譯是一種創造,很有殖民地時代將英國人名英譯的那種美。

ckho_15_8_2018_0_55_2_499

ckho_15_8_2018_0_54_59_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