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九月二十八日,是我生命中不能繞過的傷痕。
如果說,這個旅程過了五天,我暫時最大的發現是甚麼?這是答案。

上每堂課、到每個地方…

那種糾結、那種無力、那種想法和世界觀的paradigm shift...

在張力和黑洞的逃脫
只能是
就固執地當西西弗斯
我鄙視命運我嘲笑命運
你要我臣服
我偏要反抗這枷鎖
你永不會得到我的認可

在無窮張力中
我偏要展現最大的生命力
花定要綻放得最美麗

這樣的活著是美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