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大最後最後的一堂課,讓我印象最深的,是社科院副院長回應我們在地研究時的感言。她說

「我愛臺灣,我在很多地方談起臺灣的時候也會流淚。我很愛臺灣,因為臺灣很辛苦,她走的路很難。」我想起香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