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台灣十二日,坦白說我愛上了這個地方,就如小王子跟狐狸般,那樣的凝視與對望使你跟這個地方產生了感情。這裡風景很美,自然的、人文的。或許,回港以後,我反而會不習慣。

就只是一個多小時的航程,卻來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認識不一樣的人和事。

旅行,使人謙卑。這世界,好像就有另一種生活方式,跟我城不同,卻是可能。

但那樣世界之大,卻使人感覺有根的重,無根的輕。

這裡很美,卻只是場夢,我只是過客,飄過此地,心繫我城。
想起我城,卻只感無力,我猶如過客,排擠在外,不屬那地。

人生啊,就只能活在當下,一天當一天過,用心感受每天的美好,那便足夠。


前幾天,有人問我,如果可以,你想在別的地方出生嗎?
我回答,如果可以,我想出生在一個更美好的香港,把一切所遇見的美好,都帶到香港。不知為何,就是不理性地愛這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