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唐人街,有時你會覺得他們的裝修、用字與字體是比香港還香港的,但同時間又會很有那種美國小鎮大街的感覺。最後又會回到那個永恆的 Authenticity 問題。

或者,他是香港,他也不是香港,他從香港來,複制了那個時間再那個時代不同移居者時代的那個香港,而同時間在這裡融合了這個香港,這個在英國倫敦 Zone 1 的這個香港,形成了他們獨有的生命。

同樣地,在地理位置上的香港,這樣的故事同樣發生,不同人不同時間不同視覺的香港,交織著那個香港的文化。當然,那同樣又是不同的,中國視覺的香港、英國視覺的香港,如果沒被忽略香港視覺的香港,再加上時間地域社群階級維度的香港,再加上符號的爭奪、角力與再造,那出來的,又會很不一樣。

但總體而言,文化仍是流動的,你可以嘗試抽絲剝繭,一層一層將各樣影響與轉變刻劃出來,卻是很難說那文化到底是甚麼。

我的香港是甚麼呢?但香港是真實的,在身體裡、在交流裡、在溝通裡,活著、流動著,那是文化的本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