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畢業,說到底告別的依然是人。
先是告別這個校園,過多陣子,是離開香港。
這來自五湖四海的我們,在這液態的年代,相聚注定是短暫和偶然。
今後會是怎樣,從來不能下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