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總會有一種引誘,就是在旅行的時候,特別是在獨遊的時候,直播自己的生活。去到每個地點,就來張Snap或是IG Story,老是要刷存在感。

很難脫俗的,是真的,就算是好像脫俗一般,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的展現獨特。我們無時無刻都想確認自己存在著,或者轉個說法是,有人去確認自己存在著。

所以,突然在信箱收到明信片,下機時收到手機的信息,你會不自覺嘴角升起,來個微笑,特別是異地交換會有很多獨處的時刻,特別是在天上天氣差得很,那隻螺旋槳飛機像風箏穿插在雨雲間,你感覺到機師在跟自然角力,連串的離心力像玩機動遊戲,老是對不準跑道,在空中繞了又繞,(然後記起你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你乘哪班飛機😂),終於安全降落。

人有時候會害怕人群,被開會纏身,失去自己的時間,會想叫救命;但同時,人又很需要透過彼此去確認在當下此刻,我活著。這是人的弔詭之處,但也是人最奇妙之處。

但還是,沉澱、沉澱,再沉澱,慢慢尋回自己的聲音,找回那種意識流的文字,那種自然和舒服的書寫,或是毫不浪漫的表述,那思潮的嘔吐,不吐不快,那種在心裡面的聲音。

哈哈,那樣還能裝出沒有智慧的智慧。沈默寡言的人開口,通常都是智慧之言😂

從前寫字很容易,越大越困難,好像所有都變成了反應,做 Facebook Campaigning,那時候給自己的要求是一天完成一幅 Infographics,搞半個社企,那時候是無數的拆彈和會,各式各樣的Dynamics,那時候就是你只能馬上回應、馬上處理好,沒有能夠與不能夠,沒有選擇,唯有如此。反應夠快,夠準確,夠好,雖然長期在這高壓環境生存,是會 burn out 的,小的 burn out 可能已忘了很多,但大的就已經試了一次。

這次 Exchange ,一切歸零,重新當回一個平凡人(其實從來也很平凡,只是不覺間肩頭上的東西多了而已),又或者是個沒甚麼重量的人(體重不少我知道,的確,其實總是需要有些重量,太輕又是另一種難以承受),最想的是尋回那種愛寫就寫,胡亂跳線,當讀者是死的意識流能力(當然井然有序的技能也不能失去),尋回那份幽默(是沒有之一還是一直都有),尋回那份 Passion,那種不會累、不怕承擔重量的動力。

哈,不過其實那也是另一種的刷存在感,誰人不想感覺到自己活著,感覺到那種存在的生命力。那種青春,那種不顧一切的向前衝(,那種想走就走的旅行[誤],其實更多時是辛苦自己的旅行而已)。

2018.01.19 @Basel, Switzerland

總是喜歡在無人看字寫字的年代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