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_Bc72yP

這樣便來到了這個 2 Cred Leadership Workshop 的最後一課。時間過得真快啊,快得緊要,如煙、如風、如光,這樣就告一個段落。剛食宵回來,雖然眼皮也快掉下來,但就是想任性地寫些東西,縱未加沉澱,卻是此時此刻,心手合一的,把想到的意識通通寫下。最近文筆差了,別介意,這樣跳脫地寫文章,也或會東扯西扯,沒甚組織、沒甚結構,也請別介意。有時候,這樣寫文章才是心中最貼近最貼近裡面的自己呢。

這是最後一課,也是博群的最後一課,於我們而言是,於整個課程來說也是。我們已是最後一屆。今後,這個「通識教育部領袖培育組」會摺掉了,再沒有人能再取得 Course Code Prefix “GELD" 的 Credit。

所以,這些文字既是總結這一科,又是總結這整個課程。

雖然整個課程還未完結,還有我們的台灣之旅,以及下年我們將作的,現在腦海裡還是空白的那樣東西。

但的確,課程這部份真是完了,我們再不是單談理論,下年我們真的要動手去做。

進入博群前

博群,這兩字對於我來說是些甚麼呢?

「細細個就聽過這個名」,對未進中大的我來說,那是書節、那是花節、那是登高,那時候還未進中大的我,就在面書上見到很多學兄學姊在博群活動裡的相片。那時的我,被深深地迷著了。作為一個書痴,見到書節,見到這樣多的書可以任你取,見到閱讀原來可以這樣一班人一起去分享,我真真正正地愛上了這處地方。那種愛是甚麼樣的愛呢?就是那種 connected 的感覺,you are connected to here,好像它就是為你而預算,這處就是你的地方了。

就是這樣,我愛上了中大,對別的大學看不上眼,就是非君不嫁那種(雖然我既不是嫁,也不是找個君,鄭重聲明),就是讓我進了別的大學我也不會幸福那樣。哈哈哈,我用這個比喻用得太盡,尤如招式般該點到即止,太嬌情我會感覺嘔心 LOL

心路?

如是者,如己所願,來了中大。但似乎每段美滿的…都要經歷一下考驗(好!停止FF,你這個 A0 的小伙子,別裝浪漫、別裝情聖。夜裡的文風確是亂來,不同意識會在打架),剛來中大,是會有一種希望幻滅的感覺,周邊的人不知在做甚麼,總之做的就不是你所想象,你所渴望的那種大學生活。大學中文一那篇描寫文,我是用平行時空來描述這個地方,同時又是一種無法理解,為何同一所中大裡面,可以有著那麼多個中大,一邊可以有著周保松《相遇》筆下那般的美好,一邊可以有些人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過的那種生活,一邊有著不可高攀的科科爆四,一邊一科有著十人連考試也不去。我迷失,我無法理解,也許更深層那樣最 CORE 的東西是,我找不到那個屬於我的中大。我可以假裝清高,如此脫俗,不隨波逐流,就是活我自己的生活,創造我自己的宇宙,但人是群體動物,理性不是人的唯一面向,人可以單純理性地活,但那是不完整的,而 I am such an emotional person. (Not that kind of emotion, but have a strong sense of feeling)

那時的火確是滅得很厲害。我的最壞打算是消極抵抗,用一個安全網去保護自己,跟這個陌生保有距離。(其實這有點可怕,很容易發展成憤世嫉俗)

很 Dramatic ,很像賣廣告,直至那天博群招生,收到那個電郵,上了它的網頁,見著他們所做的東西、所走的路,我找到了意義。(越大越不喜歡說「找」意義,我喜歡用「賦予」,因為人生不一定有意義,you don’t always have to find, you can give[很存在主義]。不過這找到跟那找到是不同的概念。)那將殘的燈火,好像重新點亮,我好像找回了心中的那團火。這要說說我將大學看之為甚麼,我其中一個很想讀大學的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很無知,我很想在大學幾年成為一塊海綿,拼命吸拼命吸,我想知道我可以為這個社會做些甚麼。但同時之間,我很想成為一個 practical 的人,理想主義者離地慣,但只有化之行動才能成就你心中所渴望的改變,即使你的理想多麼美好,不去實踐就是空談。哈哈,望著 ILP ,就是一拍即合吧。

我是帶著這樣的一團火去申請 ILP 的。但很坦白說,我那時沒想過自己入到,領袖這個詞語跟我距離很遠,我不算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但我肯定不是個天生口才了得的人(我永遠很敬佩那些就算通頂多少晚,仍很有組織很有邏輯毫不打卡,輕易表達自己想法,而且別人還能聽得懂的人。我顯然不是這類人。)我慢熱、我內向。(除非那些人很熟,或是能讓我很有安全感,否則對人對得耐我絕對要把自己藏起來,去休息,否則能量會被用盡的)還有,領袖這兩字對我來說真的很陌生,我有自己一套思路在背後的,若每人也是自由的、平等的、而每個人的人生又是何奇寶貴,那你憑甚麼?Who am I? 每個人的生命也是有限的,你憑甚麼用別人的時間、用別人的生命,時間是有限的,人是會死的。所以,領袖這兩字,是陌生的,也是沉重的。(很存在主義,很小王子,你對自己的人生有著很重的責任,你對別人的人生也有著很重的責任)

不僅覺得沒有能力,也覺得那是個我想象不了的突破。我會形容那是一場賭博,那是把不懂游泳的自己擲進大海(用這比喻不太對,因我懂游泳且愛游泳,但就假定我不懂吧),我讓自己沒有選擇、沒有後路,我只能學會。完全是走那未知的路的感覺,交表的那刻,我感覺的是,如果我真的能走上這路,我真的會不知道我自己走向何方,我不知道將來的自己會變成怎樣,我不知道我將來會做些甚麼的事。就是讓路帶我去走。而這條路,我知道我不會後悔,又或者我選擇我不會後悔,因這條路是我選擇的,我想為世界做一些事,我自知自己不是 superman 不會電影上腦拯救地球,能作一些小事我就滿足了,但我不知道自己可作些甚麼,不過直覺告訴我,走這條路啦!(哈,我是個有點恐怖的人,恐怖在於沒有未來,我只有 life direction,但沒有 life plan,我永遠不知道我下年會是怎樣,如同我很肯定今年我所作的,是上年的我所無法想象;我上年入博群,也是我中學的時候所無法想象的。無法想象,指的是 you really can’t imagine, you can never find that option even in your imagination。這是一種癡線的活法,我是一個很需要安全感的人,同時我喜歡迫自己脫離那 comfort zone。=> 充滿張力的人生。呢D人好易孤獨終老 WAKAKA)

收了我

怎知,可能呀啟睇唔開,又竟然收了我。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呀啟為何收我,那天是呀啟和 Priscilla 在 HYS G01 interview 我的,我那天帶病上陣,表現很差,狂食螺絲,英文那段自我介紹還要說了一半說不下去,要呀啟還是Priscilla說「不如問下一條啦」。Interview 後,我以為自己沒有機會的。

如是者,去了博群的 O Camp 。我很喜歡,Seniors 你們辦得很好,我沒想可以這樣去認識一個社區,雖然就區區幾小時,不能算是深入,但認識的比我過去十八年都多,我沒試過這樣跟街坊跟店主聊天,去認識他們。可惜,這是最後一屆了,我們無法將之 Pass it on….

接著上了呀啟的 Globalization,我從沒想過可以這樣 Present 的,we did an interactive drama,拖埋呀啟落水,一起玩。原來,上課是可以這樣上的。不僅是那形式,那內容我也是記著的,就是早幾個禮拜的一份 Paper,我也用到那時學的概念。哈哈,當然謝謝呀啟這科替我拉 GPA :p

今年上半年的兩門課,是被時代所選中的。

寫到這裡,很多糾結,像有無數感受與思緒在互相纏繞著,像陳慧所言,那是一場失戀,更糟糕的是這場失戀過後我們還未回家,或是說,那家仍存在嗎?(我用失戀這比喻有點…,總之就是有點問題,就像是人看了張愛玲就說自己明了愛情是甚麼似的,當然,我連張愛玲也沒看過,雖然上過陶生的愛哲)那些感受仍需要更多的疏理…

但我們就是在大時代中讀這兩門課,星期一,讀香港的地緣政治處境,直觀我們身處這地的現實,星期二,讀政治哲學,談怎樣才是一個美好的社會。Nelson 談現實,周生談理想,再加上這樣的一個大時代,兩者之間有著無窮的張力。張力不僅存留在那理智屬的理念之爭,更鑽進我們內心,那穿透身體的每滴血液。不僅是一星期的兩天,而是每天看著直播、看著面書、食飯、睡覺、又或是失眠、每時每刻都充滿著那種張力,路在何方、我們該怎樣走下去的問題每天在腦海裡盤旋。坦白說,這個上學期,我可以說,我僅是 major 這兩科。我在想,香港還可怎樣走,同時,我回到政哲最基本最低能最沒東西寫的問題,這問題搞不通的話,甚麼東西甚麼理論都難以談起,甚至政哲都難以談起,在這個時代這個處境,告訴我,為何政治道德仍然重要,道德不是已死嗎?我努力捍衛,卻力不從心,無數自我否定,我最後把論點退到最 minimal 、最退無可退,就是說了像是沒說的,若沒有政治道德,我們根本無法理解自己,我根本理解自己。我以此作為論文,成了我的功課。就政哲而言,我認為那是我做得最差的一份論證,沒有創見,也不見有普遍的說服力,比我旁聽1095時所有的網上討論還要差,但我很肯定,這份功課我會記著一輩子。我永遠會記起那時候逐字逐字打下的緩慢,打了又刪,費力去想又無寸進,那份內心的爭扎與張力,我不會忘記。

至於 Nelson 帶來的視野和思考框架,我至今仍以此理解香港。這個角度使看出來的,都帶著點灰暗,少了夢幻色彩的可能,打破了童話,卻來得真實。但成長使我能盛載,也學王劍凡的悲觀積極。是悲觀的啊,又如何,悲觀不一定配消極,悲觀也可積極,就是不認命,就是倔強,就是要努力在黑白的圖畫上加上色彩。這本就是人生的本相,就當西西弗斯吧,不認命本就是對命運的鄙視與嘲笑,從這個意義上,我們勝過了那些命運的加諸者。

後來聖誕去了北京,寫得太多,不贅。

下學期回來,上王慶節的 Ethics。可能是大家都累了,就像普通的一個 course 去上。上課仍是好玩的,也是花心思做 Project 的,但無疑,是跟自己有距離的。沒辦法,累的時候是需要一定的 detach 的。

最後一課

到區家麟了。

上課前,知道是他教,我們是有點期待的,當然加上我們班幾個女同學那種聽見就像小Fans的樣子,讓我們那種期待不僅停留在腦海裡,而是我們面對面也是見到相互的期待。從我的理解裡頭,他是個頗特別的人,所以我也是期待的,當然,我不會作出那小Fans的樣子,那多麼讓人毛骨聳然…

當然,現實不是TVB劇集的情節,故事結尾不一定BBQ(我們是食宵的),前頭鋪一條期待的線,也不代表以失望告終。我們是很喜愛這課的。只是純粹想交待點背景,也想作一點記錄。現在冒著眼訓也要寫下來,就是不相信自己的記性,人是善忘的動物,覺得重要的就要記下。「小Fans」要被記下,就是為了他日有得笑:P 誰是小Fans?大家心照啦xd

如今我回想,這門課的確很適合這個時候去讀。它好像把整個課程,這 10 個 Credit,來了一個小結。

第一課,說的是為何成為領袖,問我們最想最想去做的是甚麼,問我們這刻心裡想的是甚麼。初蔥啊,你還記起初蔥是誰嗎?它在呼喚你。回魂啦,快是時候了。

之後談了 Presentation、談了 Negotiation、談了怎樣 lead,全都很實用。但實用的當中,蘊藏著一個理念,他教的,不是成為一個高高在上、充滿計算算到盡、要做到李超人、689那些所謂成功的領袖,那些的領袖往往不是教出來的,有著很多因緣際會,還可能要作了很多遺背良心的事,才能夠走到那個位置。

但他也不離地,作為一個博覽群書、遊歷各地、見慣世面的人,他跟我們談現實,談的是幾個或許可在現實限制下實踐理想的方向。

最後的一堂課,最後的一份功課,他叫我們每人出來演講 6 分鐘,講我們想見到的改變。容我這樣歸納,在大家的演講裡面,我看到的是改變中的不變,我們很想看到的改變,是我們不想讓世界改變我們的東西。

作為整個課程授課的總結,我想不到有比這更好的總結方法。

最後一課,我們上了整整六個小時,完全地 overrun ,第一次上到 0000。然後區家麟打電話回家報到,跟我們到火炭食宵去,他請客XD 他是個早睡早起的人,平常十二點前他應該已睡了。

他朝,輪到我們請客,請不要爭著付錢!

上課的日子,這樣結束了。

也象徵著今後,中大再沒有博群的課。

謝謝每位教過我們的老師。

帶點依依不捨,不過下年,就輪到我們實踐了。一切的預備,也許也是為了這刻的來臨。這或是我們三十多個人聚起來的目的。聚起來,原是為了走出去。

來年,大家一起努力!

PS, 原也想寫多件未來會做,現在 On the going 的事,不過想著想著,還是遲點寫吧。

天亮了

2015.04.29 06:12 總共寫了四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