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解,在Hackathon跟人聊天,眾多話題中總會面對「你畢業後想做甚麼」,然後我的答案是我不知道。其實某程度上,我來exchange,somehow taking a gap year,就是想回答這個問題,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

最大路的選擇,可能是修心尊性,不再不務正業,做一個主流CS學生(雖然我從來不在主流之中,我很不想被這兩隻英文字框著我,我對自己的學系永遠有身份認同的問題,不能完美的fit in)。當個這樣的主流,接著就是去做software developer,其實安安份份地過日子應該不太困難,而且大概也可以有清楚前路和穩定收入。不知哪來自信,或是有點純粹幸運的小聰明,我是可以做得不錯的,而且我知道會有人請我。但同時我又知道,我真不是那樣的科技樂觀主義者,那種新奇科技Wow我似乎已經慢慢免疫,面對更多的我會退後一步問is it good? what is good?,然後我知道我沒法全部passion放進去。雖然我依然會享受用科技來偷懶,重覆的東西就應該拋給電腦做吧,好讓我們有更多精力做其他的事,但我又真不是那些純粹寫程式就能很滿足的人,我是會熱衷去學,去想手上有更多不同的工具去解決問題,但重點還是ends,而我熱衷的也不僅是科技,我也喜歡SocSci和Philo。

有認真想過的另一選項是去讀postgrad,走去轉field讀STS(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用人文學科角度去探討科技問題,一個很interdisciplinary很新的field,探究方法甚麼也有。我會認為裡面的問題是重要的,也是當代很需要答案的問題,我很清楚科技正在使我們面臨社會巨變,變化之快是從前很多代所沒法想像,而我不知道那會變好還是壞,有人悲觀有人樂觀,但我會說我不知道,科技帶來了變局可能,但同時間我somehow相信人有部分agency,在當中做很多關鍵決定,但又知很多決定也是很random的。這個選項絕對是一場豪賭,走這條路會讓自己越來越窄,除學術外別無他選,其中一個最大機會乞食的方向。而且走學術最悲慘的結果是可能世界上除了你,沒人明白你在做甚麼,那會是條孤獨的路,而且很易越做越離地,花時間寫一些實質上沒人看的論文,到頭來只是活在自己世界很自我地過一生。可能偶爾去做做義工,甚至是見到乞丐時給他們一點錢,所帶來的好影響比這還大,至少世界上有人因你而生活得或者好一點。

也有想過做老師,成長經歷讓我相信生命影響生命,遇過很多好老師。但教書是否適合我?我猶疑。我不想每天跟學生操練公開試,教考試技巧,但我知道理想與現實,在談理想之前首先要讓他們能夠生存,而你很清楚我們活在怎樣的社會。自己能靠小聰明,像是不走主流任性而行其實只是幸運,有部分是基因有部分是剛巧社會背景氛圍讓你有較有利位置,還有各樣巧合,你會知道那些Follow Heart的成功例子是由失敗例子築成,有很多不在你手的因素,不是一句隨心就是答案。就如上一代人覺得努力就能向上流也是因他們沒有意識戰後人口斷層和回歸前移民潮的影響。同樣地,很多隨心成功例子也有很多社會條件造成。我不想當個不負責任,讓學生乞食的老師,而且我也不見得是個很懂表達、storytelling能把概念解釋得很清楚的人吧。

那麼想解決社會問題,又想去幫人,那不如讀個MA in SocWork,然後轉行做社工吧。你又知道自己「Yo 唔起」太正經,對青少年可能換來「老野,你咪玩啦」;CD你會知道你真的沒有那種networking的天份,搞兩年角樂我真的burn out;Counselling你會知道你Capacity真的有限,你會累你真的會累,或者是天生限制;另外還有最大的問題,我真的有點面盲,這個會是個產生很多問題的問題。我知道有很多人比我更適合當SocWork,而且我也知道他們會做得很好。

哈哈,說那麼多,當個廢青可能是最好的選擇,繼續逃避而不去想。其實也可以有借口,就是你知道十年後很多職業今天並不存在,現在想甚麼也沒用。但可惜的是,你生不逢時喔,還有一年就要面對了,你已經偷多一年了。

其實有時候,又是會很清楚的,只要選擇了,自己或者就會將它做得好,至少就是不會讓自己做得差,那種完美主義情義結,和只要覺得有意義和選擇揹起成為責任,真的怎樣也會做好。但怎樣去選擇,這是個難答的問題。我永遠不知道。

而同時間,你知道你這刻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手上有那麼多張牌,可以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選擇,充滿無限可能(或者),但你也知道只因你這刻還是個學生,而當你選擇了以後,是的,你還會面對下一個分岔口,但人生是線式的,你不能回到上個分岔口再作選擇,就是你在下個分岔口有同樣選擇,你也知道你是不同的,那刻的你已是不一樣的你,你也必然經歷的是不同的經歷。

而又,如果不作選擇,讓自己隨意飄盪,那又會有另一個問題。我不敢作各式各樣不同的Commitment,因為我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是怎樣,我不想不負責任。永遠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在哪裡、會在做甚麼,now here no where,真不是太好的喔。很輕不著地。

有時候,真的會倒過來羨慕一些沒這些煩惱的人,就能很fit in一些現成的位置,能發揮他們的所長,他們在當中又有passion,而那件事又是好的事,那是多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