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時候讀得太多書(其實不是很多),想得太多的人,會太追求所謂的純粹。好像只有那種純粹的,才是真的。

有時甚至會一層一層地去剖開自己,去嘗試理性地理解自己每個感受,去看它是怎樣的來,是社會建構、環境影響、心理學的 Transference ,還是甚麼,去嘗試將它們都拿走,彷彿一切都拿走,沒了那些束縛後,裡面就有所謂純粹的、那個真的東西。

但真的是這樣嗎,「我」這個東西能獨立於所有所有的東西存在嗎?有這樣的東西嗎?或者至少,當這些這些都被除去,「我」還是那個「我」嗎?我的經驗、我的感受至少最低限度,也有很大部分來自這些的一切,「我」根本沒法刪掉一切,然後說那個是「我」。那可能只是個空洞,是個甚麼也沒有的真空,你永遠沒法在那裡找到甚麼出來,你那個期待找到,然後 Follow it 的那個幻想,可能只是個 illusion。

何不借用 Existentialist 的思路,就是不再去追問那些純粹的「x」是甚麼。就是知道這刻我在這裡,我有甚麼感受,我覺得是甚麼,我知道我的那些感受是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東西所建構而成,可能尋到最後都是找不到那除去一切的東西是甚麼,但那些加起來的就是我的一切,那些一切對這刻當下的我都是真實的存在,但同時又不是命定的,因為你已經跳出了,你審視這一切,然後你有著選擇。

你可以選擇確定,也可以選擇否定。這些其實都是選擇。All are choices and you are the one who make the choice. 你選擇甚麼,這才是一個問題。

說到甚麼選擇,不如睡覺,明早很早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