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 歐洲

//現代都市裡人類的生命,看似富裕安穩,實則惶惶然充滿了不可確定的茫然感。不斷自問:下一塊可放牧的水草在哪裡呢?。 . 雖然想安身立命,卻又不能不自我放逐,以求生度日。 . 也就是說,現代都市人不但不能在自己祖父親手栽種的樹下乘涼,也不能在父母生養他的屋裡終老,甚至連自己一家現在居住的屋子,何時必須遷出搬離到另一個屋子、另一個城市、另一個國家(星球),都沒有絲毫把握。 , 人與土地的感情,變得愈來愈薄弱。都市誕生,截斷了人類與土地的絕對依存關係。人與都市的印象,只有不斷複製的柏油路、高架橋、汽車、 地鐵出口、銀行、提款機、電腦螢幕等。 ….. 「我們是飄的一代,飄在這個世界。」這是《世界》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
201718 歐洲

旅行

旅行其實早在計劃的時候已開始了 帶點刺激 帶點興奮 又帶點恐懼 又帶點重量 那是異域的魅力 唔知道會係點既呢 總是會追問旅行的意義 但如同人生 更多的時候也不肯定真正的意義是甚麼 又或者意義從來都是一種創造 說到底是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可能怎都是一種經驗的消費 但又想不只是這樣 邊走邊思考吧 又或是邊睡邊思考吧 眼訓 是時候睡覺了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在哥德堡的年三十晚

二零一八年的年三十晚,在瑞典的哥德堡過,這邊沒有假期,沒有年宵,也沒有揮春,更沒有紅彤彤的衣服在四處走,就如同一年裡另外大多數的三百六十四日。同樣地在這一天,在哥德堡的一個小區 Olof 裡面,有一群從香港來的留學生,聚在一起煮了一頓很豐富很豐富的晚餐,有湯、有糖水、有年糕,還有整桌很多很多道餸菜。 身份、文化、歸屬,是一些很緣妙的東西。在香港,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你從來不用去看月曆,身邊的一切就會告知你時間,商場的裝飾,還有最重要的假期,一切就在鋪墊農曆新年這個節日。而這邊,一切都是沒感,除非你刻意去看月曆,除非你特意去做一些事,否則就真是甚麼都沒有。

  • Dicky Ho
    Dicky Ho
5 min read
201718 歐洲

會是…

有時候,還是好想尋回那份青春 那份為了心中覺得是對的事勇往直前的不知累 那份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天真 那份總是相信現實有著缺口的希望 那份相信改變世界是可能的傻氣和傲氣 大學四年,做過了很多很多旁人眼裡的傻事 這個傻人也被上天眷顧很多 Gap year 過後,又會是怎樣呢? 「當初的沖天志 有沒有踐踏碎 是哪些 不能言傳的夢 才令我 闖蕩在未知裡」 —————————— 無意中發現,原來自己那個時候被拍下了那張相,那篇講辭的最後,我說的是「仍然要相信 這個世界會有想像」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其實

其實我們能否接受 大部份時候的我們並不知道我們究竟想怎樣 我們不斷在尋覓 不斷在迷路 不斷嘗試給理由或是借口去說服自己 自己是很清楚前面的路該怎樣去走 對,就這樣走下去 但其實 根本不一定是這樣 其實 我們就是不知道 我們就是像被拋擲一樣 來到了當下 這個世界 我們或者 其實 都渾渾噩噩 我們以為時間是線性的 但更多時候是跳躍 為何我們不可以因為是越了解自己 而越不了解自己 為何人生總要有個計劃 五年、十年、廿年,然後怎樣 其實,你永遠不會知道的 剛進大學時候的你,你認定自己不會去Exchange 還有很多很多的意想不到 Who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浪漫與小偷以外的巴黎

有人說巴黎是浪漫之都,有人說巴黎是小偷之城,在這些電影與口耳相傳建構的故事以外,我又或者會以另一條線把這些巴黎裡的點連起來。 在巴黎這個最後的晚上,我們走過了馬克區的街道。歐洲的平安夜,如同東亞的年三十晚,那是真的,人凐稀少,大部份商戶也關了。 哪會想到走著走著,突然有一個黑人拿著一盤蛋糕走過來,送給我們作聖誕禮物。原來是一所小小的咖啡店準備關門,店員在回家過聖誕前,把店裡所有賣剩的蛋糕拿出來送給經過的人和旁邊仍未關門店鋪的店員,跟他們說聖誕快樂。不為推廣、不為PR,就是單單在這個平安夜,跟人們分享快樂。我們就在那裡停下來,吃這份蛋糕,我們是第一個收到這份禮物的人,然後看見的是其後一個又一個跟我們一樣,首先是愕然,然後是很開心很快樂地吃那個蛋糕,那個店員也很開心。 這不是個結局決定過程的故事,或者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 在巴黎的幾天,我們住在

  • Dicky Ho
    Dicky Ho
4 min read
201718 歐洲

日落

看著這個北歐的日落就想起香港,天總是灰灰的,太陽是暗淡的,日照的時間很短,看不見半點生機,樹都是禿禿的,總是讓人抑鬱。不過北歐人就是能頂著這樣的天氣,是嚴寒、是冰冷,但撐過以後就是天天都是陽光的好天氣。 寒冬,或者我們會習慣,我們會適應,我們會不再怕冷,我們會習以為常,但每個北歐人還是期待盛夏的來臨。 會有這天的。 或許一切都是循環,東方之珠也會失去光茫,但有天它會再次亮起來。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學習有耐性去等待好的天氣,但也不代表甚麼也不做:) 就像演奏一樣,人是可以 improvise 的,always major in improvision! 下一站 Mürren,去逛逛這個無車的小鎮,假若下午雲霧散去,那就再去登上雪朗峰!而如果沒被天文台欺騙我感情,明天應該就可以把握最後機會登上少女峰! 要學習等待,但等待的時候,也找些東西充實自己!正如人生,正如 Career,正如很多的東西。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

其實有時候很多東西想寫 但到寫的時候又不知去寫些甚麼 人越大,很多東西越來越不懂說、越不懂寫 太多東西心知,但寫的時候又會自然卻步,刪改越來越多 成熟的代價 當然更多的是已沒能像從前的專心,或是沒有從前的精力,不能一口氣把所有想寫的化作文字 然後你就已經累了,思潮斷了 很多很多的只剩下零碎的思緒在腦邊/腦中飄過 就像現在一樣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自然 - 壯麗與敬畏

又是在少女峰下靜候好天氣的一天。這次遠離了遊客很多很商業化的 Interlaken ,不懂滑雪的我,到了滑雪聖地 Grindelwald 。 (滑雪聖地這名是我改的,身邊實在太多人拿著裝備而來,我青旅同房的日本人也是因滑雪而來。) 大自然的壯麗,源自它非人工而成。高樓大廈、世紀工程,你會形容它們是宏偉、你會讚歎人類的科技,但你絕對不會以壯麗來形容。 變幻莫測的天氣,而你只能跟隨大自然的步伐,看天做人,或是望天打掛。在山中看著風雪,靜靜等待好天氣。 是的,在城市,你是主人,八號風球也能到處逛;但在自然,你只是個客人,你要聽天由命。 或者,這正是大自然的奇妙所在。 或者,若不是如此,

  • Dicky Ho
    Dicky Ho
1 min read
201718 歐洲

隨寫亂寫 - 存在感

現代人總會有一種引誘,就是在旅行的時候,特別是在獨遊的時候,直播自己的生活。去到每個地點,就來張Snap或是IG Story,老是要刷存在感。 很難脫俗的,是真的,就算是好像脫俗一般,又何嘗不是另一種的展現獨特。我們無時無刻都想確認自己存在著,或者轉個說法是,有人去確認自己存在著。 所以,突然在信箱收到明信片,下機時收到手機的信息,你會不自覺嘴角升起,來個微笑,特別是異地交換會有很多獨處的時刻,特別是在天上天氣差得很,那隻螺旋槳飛機像風箏穿插在雨雲間,你感覺到機師在跟自然角力,連串的離心力像玩機動遊戲,老是對不準跑道,在空中繞了又繞,(然後記起你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你乘哪班飛機😂),終於安全降落。 人有時候會害怕人群,被開會纏身,失去自己的時間,會想叫救命;

  • Dicky Ho
    Dicky Ho
3 min read
201718 歐洲

人生有些路只能自己一個獨行

//我(你)必須要拍翼掙扎 長空中往返 飛出生天// 又是執拾行裝準備出發的時候,來個短短的、屬於自己一個的旅行。 人生永遠是在鐘擺之間,人就是這樣的矛盾。想衝動的訂機票青旅來個旅行,但訂好以後又覺得疲倦,好像躲在房裡睡覺最舒服;有時會嚮往獨遊的自由自在,有時又會忍受不了寂寞直感獨遊的孤單。張力,無處不在,而當中的那個就是自己。 有時候會追問旅行的意義,有時候其實就是不知意義才問意義,可以隨手拿來很多看似文青又是浪漫蕭灑的理由,但更坦白的可能只是乾脆一句,我不知道,或者更倒映自己。 出走,是對現況的不安分,不滿足於當下這刻,但誰又告訴你出走就能解脫,這樣的出走是永無止境的。到頭來只是四處亂走而不知身在何處。 人好像總是有一種儲貼紙的癮,就如同小時候喜歡在功課本上收集到貼紙一樣,好像要把所有地方都去一遍,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
201718 歐洲

Swedish Lapland

這是一場歷險的旅程,或者這是從前所無法想像,也從沒想像過的。很多條線構成了這一個故事,或者也沒有一個故事,而是很多很多片段飛過,然後有意識地去問:This is now, what do I want next? 然後就去創造出來。我們處身在限制中,然後想辦法衝破它,那是創造、那是成長,也或許是活著的感覺。 在那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帶著相機和腳架,半走半爬的登上雪山。腳架成了我行山仗,用來探路,伸進去看看雪有多深。那就是為了看極光。 另一天,去了行山,其實是走兩步退一步,雪滑得很,總算無穿無爛能夠走完。

  • Dicky Ho
    Dicky Ho
3 min read
201718 歐洲

超越語言的光明 - Saint Lucia's Day

這個晚上,到了哥德堡東邊一座教堂參與聖露西亞日的 Luciahögtid。飯還沒吃,回來的時候已經很餓,但這是我來到這裡以後,第一次進這裡的教堂。 Saint Lucia's Day 聖露西亞日,對瑞典人來說是個很重要很重要的節日,雖然同是基督教傳統下的節日,但對瑞典人來說,它的意義甚至比聖誕節還要大。今天,是12月13日,如果據瑞典傳統的曆法,它是冬至,是一年裡面日光最短、黑夜最長的一日,而 Lucia 象徵著的是光明。我想,這大概是在一個冬天沒多少日光地方居住的人心底裡對光明的渴望。其實,每一個地方的人都渴望光明,這幾年的香港又何嘗不是,只是這個地方對光明的渴望不是抽象的,而是在這裡住過,你真的會在白天出外走走,就是為了看看這個正午不在頭頂而是在近地平線南方的太陽。

  • Dicky Ho
    Dicky Ho
3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寫一封 Consent Form 的社會和文化觀察

最近在讀 Design of Children’s Technology,所以會去幼稚園跟小朋友玩和觀察他們,也因而要寫一封 Consent Form 讓他們的家長同意小朋友參與這個研究。原以為只需找 Template 改兩改就可以用,但原來裡面也大有學問,在跟組員 Draft 的時候發現了很多很多瑞典裡的東西: “Academic Performance”,原本我們想寫的是無論他們參與與否,也不會影響學習和成績。然後瑞典同學說這字用得有點怪,因為原來在瑞典,上中學(Middle School)之前是沒有成績這個概念的,沒有考試也沒有分數,自然就不會有 “Academic Performance”。 在香港,

  • Dicky Ho
    Dicky Ho
4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其實仍是幸運

獨遊,總會多作預備,畢竟意外發生,沒有人海戰略應變,一切都會變成 Chaos。 London Gatwick 的交通真的是不太好,由市中心到機場的路上幾乎沒有 Highway,多的是雙線雙程九曲十三灣的住宅區小路,只要一宗交通意外,足以讓前往機場的交通癱瘓,走一步停五步,而剛好就讓我遇上了。 這趟三天倫敦之旅跟機場交通癱瘓特別有緣,第一天買了 Musical 門票後,搭地鐵到 Heathrow 取電話,信號故障,一小時的車程變兩小時,在地鐵上看到 Flight Crew 的焦急,那天大概有部份航班要延誤了。現在搭巴士到 Gatwick,準備回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
201718 歐洲

到瑞典後第一次再度踏足北歐以外的國家

很不習慣車不讓人,不太懂過馬路 腦裡慣性開口說 Hej,但到嘴邊的時候會停下來,覺得在這邊這很沒禮貌,像 Hey 。 覺得超市裡的東西很平很平,很想搬這裡的菜和肉到瑞典。 不太習慣左上右落。 第一天就遇上地鐵信號故障,走一步停兩步,列車廣播裡,司機很尷尬地嘗試以英式幽默講笑話,我笑了。 英國人真的慣性很有禮貌,那些 Would、please、sorry、afraid that 全部又來了。 第一日就遇到小偷,就在地鐵裡坐在我旁邊,他太明顯了。恭喜他獲得買東西收據一張。別當我仍是那樣愚蠢好嗎?但真的很討厭要在這樣的社會裡生活,這樣每個人都要生活得很累。但其實,我又是知道,

  • Dicky Ho
    Dicky Ho
2 min read